太阳集团81068网址> 资讯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刘汉元:彼此认同是快乐的前提

太阳集团:2003年09月20日   来源:《天府早报》2002年11月20日   编辑:太阳
  A、我不喜欢“富豪”这个词
  记者:当你用500元开始创业的时候,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什么?
  刘汉元:当时四川吃鱼很困难,客观上有市场的需要。更主要的原因是,日本和德国他们所从事的集约化养鱼,我很好奇,为什么他们能够达到那么高的产量,能够提供那么多的产品?好奇心加上市场的需要,我开始技术方面的研究。那个时候,最大的问题,大家的脑袋里面,还有社会从总体上来讲,就是对财富、对钱这些字和它们所包含的意思认为是不好的,曾经有段时间,大家一谈到钱,一谈到某一个企业在为钱而奋斗,某个人在为钱而努力,就觉得是不光彩的,见不得人的,把一种人类劳动成果的积累和人类追求的目标相对立起来,这种观念折腾了大家社会很长一段时间,包括大家,可以说80年代初中期六七年的时间都在这个矛盾当中生存,老是在讲,老是在证明,自己不是为了钱,是为了搞科研。
  记者:那从什么时候开始,别人用富豪这个词语来定义你,那个阶段你大概有多少钱?
  刘汉元:这个词语一直没有太感受到,而且我也不喜欢这个词,所以哪个阶段我没有明显的感觉。但是或许不太喜欢这个词也是没有道理的,那个富翁不等于就是财富大于等于一定的数量的时候就称为富翁。对不对?
  记者:但钱多少对生活产生影响的直接感受,每个人都是有的,这方面你有没有过几个阶段性的改变?
  刘汉元:我在读书的时候,1978年,每个月12元的助学金,差不多是一个月吃一次肉,隔一天吃玉米,隔一天吃红薯。所以那个时候,钱就是我一个月吃一次肉,能不能在我想吃肉的时候,半个月吃一次。我还记得当时吃蒜薹炒肉的味道。到一定的时候,你就觉得每一个时期有不同追求的目标,也有相应的对钱的看法,尤其是到后面,因为这个跨度很大,在很多情况下就不是一个数量的概念,而仅仅是更有意义或者说再多一点意义的问题。至于它具体是多少,在某种意义上,更多是企业追求的目标,或者大家说的那种企业家的精神,以及他所追求的企业价值的最大化。那么现在钱多一点少一点,本身代表什么意思,实际上已经相对淡化了。而且钱这个东西,从企业的领导者这个角度来讲,规模越小的时候,它的个体属性越大,这个钱是我的,那个钱是我的,下口袋的支票掏出来是我的,上口袋的印章掏出来还是我的,但是规模到一定的程度,钱的社会属性会越来越大,如果说谁拥有财富,实际上是一种责任。大家这些企业领导者经常也在沟通,很多人晚上想不通,沉着地想这样辛辛苦苦地干究竟为什么。可是,早上起来一到工作场地还是拼命地去干,这几乎是大家这批人的一个共性。
  记者:对一般人来说,钱多总是件好事,也会带来很多快乐,那走到你这份上,你觉得钱可以带给你些什么快乐呢?
  刘汉元:这个话不太好讲。(想片刻)大家经常说的钱,实际上是你创造的价值或者劳动的货币化的表现形式,钱最终的作用是便于大家劳动成果、价值的交换。所以,你感觉到任何服务或者正常的消费都能够通过钱来进行、拥有的时候,这中间确实有种很快乐的感觉。当然,人与人之间彼此劳动的认同,互相之间的付出,是这种快乐的前提和基础。
  B、只看结果过程仅供参考
  记者:你每年都要出国,是为了换个角度来看自己的事业发展状况吗?
  刘汉元:竞争,要有一个全球化的观念,你只站在一个局部地方你很难有这种心态。走出去,无论是看到落后的,还是进步的,对你形成一个全局的观念有非常大的帮助。另外,学问背景博大精深,几千年学问沉淀了很多好东西,但是其中也有很多糟粕,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扬弃,如何掺合外来的学问,对企业的发展,企业形成真正有效的学问氛围、管理的理念,都是非常重要的。那么只有取长补短,东西结合,看到地球的全貌,你才能够真正地把握大家的方向。
  记者:这样经常地出国,和其他国家企业领导接触的机会也非常地多,你能不能客观地评价一下,你和他们相比,怎么样?
  刘汉元:不是很难评价,而是用什么样的学问背景方式去说。用中国人谦虚是美德的背景学问,要说大家很多差距,大家还有很多需要去补充、去完善的,然后等等怎么样。假如用美国人的学问来讲,大家可以非常自信地说,大家可以和世界上的任何企业家、任何企业相竞争,在任何一个大家参与的领域,大家可以说决不落后。
  记者:我注意到,你既是董事长,又是CEO,是绝大部分中国民营企业的经营模式,你没有考虑过请职业经理人来帮助你管理,而你可以用更多的精力去发展吗?
  刘汉元:应该在考虑,而且大家在外引内培,希翼这一天能早日到来。但是非常值得大家大家一谈的是,太阳在两权分离的经营过程当中,在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当中,在民营企业里它是做得非常不错的。事实上总裁的很多职务范围内的工作,我这里已经有相当一部分由总经理、副总经理和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在分担,但这个职务决不只是个形式,也不能简单地割离开来就能用,需要整个队伍的成长,需要社会环境的营造。操之过急,是错误,永远不做,是错误。
  记者:你对职业经理人怎么看?你是不是更相信自己的能力,另外,对他们还有一个信任问题?
  刘汉元:从大的环境来讲,是法制的不健全,从企业内部来说,是制度和监督约束机制的不健全,再一点来讲,是大家中国过去很多年的是是非非,弄得大家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基础丧失,积极地向前看来讲,是大家社会的信用机制没有建立起来,一个人的为人、人品,从业的职业道德等等,很难知道,这就是社会不完善、不文明,没有进化到与这个现代社会经济相适应的程度的表现。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导者来讲,有效的管理和有效的监督,双管齐下,来保证它不失控,然后用信任的基础,人格上敬重别人,信任和约束同时在这个机制里体现,这是一个企业真正能够分开运行、有效运行的前提。每个人失去约束和监督,都有可能变成不自觉,所以如何从制度上和机制上去保证,这是任何一个企业都要解决的问题。
  记者:一旦做某件事,很多人都要习惯这样告诉自己: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有这个习惯吗?
  刘汉元:在太阳的学问里面是坚决反对这种说法和行为的,凡是人能够做好,而且应该做好的,你任何人做不好,就是失败,就是无功,就是有过,没有任何责任可免。武断地讲,在企业内部,只看你的结果,过程仅供参考。没有结果,就是无效劳动。所以有时候我也让大家感觉到很残忍,但市场不相信眼泪,竞争也不相信眼泪。企业不能形成个人和团体用100个借口和理由开脱自己失败责任的氛围。
  C、没有积累就没有企业学问
  记者:许多民营企业家提出,二次创业,从“心”开始,这个“心”即指企业学问,不知您认同这个说法吗?
  刘汉元: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要想持久、长期、稳定地发展,那企业学问的有与没有、深入与不深入,应该是影响民营企业发展后劲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认为企业学问在二次创业时才提上议事日程,我想也不完全正确。民营企业在所谓原始积累过程当中,企业学问的雏形就应该逐渐地形成,很多发展初期的经营理念、行为准则,成为今后企业学问的源头。如果把一次创业和二次创业在这个问题上割裂开来,其实就是把企业学问与企业实质相分离。大家有些企业为了企业学问而去企业学问,找一些策划大师策划一下,用这种方式来操作的企业学问就像科研与生产的“两张皮”,企业学问不附着于一个真实的躯体上,不能真正变成每个人内心的所想、所思、所为,最终导致的结果只能是有其形而无其实,有其名而无其实。大家说这种情况下,企业学问有和无没有区别,甚至有比没有更糟糕。
  记者:请问太阳集团的企业学问是怎样一个形成过程?
  刘汉元:太阳在十几、二十年的发展过程中,从零开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积累和沉淀了一些大家认为是企业学问的东西。从1994年开始大家进行了系统的总结和提升,使之更加规范,但让大家感到很清楚的一点是,这些总结都完完全全立足于大家以前已经走过的路,已经做过的事,和它一贯的行为准则,在此基础上总结、浓缩、规范、系统的结果,而不是别人策划的东西拿来套在上面的一件外衣。
  记者:不同的企业学问通常都会通过一些经典的语言来表达,譬如“IBM就是服务”,不知太阳集团的企业学问可以用哪一句话来概括?
  刘汉元:首先,我不赞成说企业学问仅仅只是一句话。企业学问包括经营理念,可它还有很多其它的方方面面,如员工对这个企业的认同,员工的家属对这个企业的认同,每一个工作在这的员工走到社会上是否被别人所敬重,他们的儿女是否为父母的工作单位感到骄傲,这都是一个企业学问在员工心目中潜移默化打下的无形烙印,它的总和大家才认为是企业学问。太阳的企业学问有着丰富的内涵,比如说大家的经营理念“诚、信、正、一”,即诚字当头,信用为本,正当合法,争创一流。
  记者:有人说,企业家做学问容易走入两个误区,一个是太深,一个是太浅,不知太阳怎样把企业落实到每个员工的心中?
  刘汉元:一个就是说如何把这些理念系统地灌输下去让大家所知晓,一个来讲就是有的放矢的一些措施可以更加事半功倍,比如说活动、游戏、针对不同层面的培训等等;对于一个长期稳定发展的企业来讲,更重要的还是过去、现在和将来的行为准则,这对人的感染才是真正的、发自内心深处的,而且是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说一个太年轻的企业没有学问,只有到一定的时期、一定的积累它才会有真正的学问。就算你倡导得很好,甚至提前策划一套良好的学问才去组织这个企业,企业前期也将事实上没有学问。
  记者:大家说,大凡著名的企业无不重视自己的企业学问,那么,企业学问到底能给企业带来什么呢?
  刘汉元:带来的东西很多,假如大家让躯体和灵魂结合以后,很多事情不用你老板去表态,他们会用一贯的原则去评判它应该怎么做,就算你很长一段时间不去料理企业,它也会在这种理念、在这种学问的背景下延续你过去所倡导的东西,自然地向前迈进,走得很稳,而不会你某一个老板今天这样说他就今天这样做,明天那样说他就明天那样做,后天不说他就不知道怎么做,就是说真正赋予企业长期持久发展的目标性、方向性,原则性的灵魂,这个意义很重要。为什么很多企业很快站起来但又轰然倒下,除了社会环境不好、企业家自身不成熟外,学问上面不具备为大家认同也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唐唐)

上一篇:民企迎来第三个发展春天
下一篇:太阳3.3亿做水产名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