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81068网址> 资讯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刘汉元:我没有一块钱是不干净的

太阳集团:2003年09月20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03-1-15   编辑:太阳
  民企财富智慧与伦理年度大盘点
  “资本不问出处。”
  对许多中国富豪来说,问及第一桶金往往是一个犯忌的话题。在博鳌,《福布斯》2002中国首富排行榜排行老九的刘汉元面对记者的这一问题,头往后一仰,在中国“南方之南”的阳光下笑得无辜而灿烂:“我挣的都是阳光下的利润,我没有一块钱是不干净的,没有一块钱是不义之财。”
  从三苏故里——四川眉山——一条小河边走出来的刘汉元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排名已连跳三级。其实早在1995年,刘的太阳集团就被全国工商联评为私营企业第二位,在富豪如走马灯似“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现时中国,刘的表现算是个异数。但是,“我不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刘说。
  大言之,中国民营经济发展20年来可分为三个阶段:“胆商时代”(谁胆大谁就可能发财)、“情商时代”(靠关系靠路子起家)和“智商时代”(真正考验商业智慧)。“知本家”是在智商时代才出来的新词,但这个称号对20年前的刘汉元也应当之无愧。
  刘的“第一桶金”来自于他发明的淡水网箱养鱼技术。1983年,水电站技术员刘汉元看到一篇沿海网箱养鱼的报道,决定在淡水中仿效。
  在十大民营企业家颁奖会的精英对话上,刘对当年申请500元贷款而未果还忿忿不平:
  “这是我做企业20年遇到过的最大挫折,图章没盖上,还吃了个大汤圆。”
  1986年,刘转而生产鱼饲料。到2002年,销售额已过50亿。而“设计的先进性和自动化程度超过美国和欧洲80%的企业的水平”。而2002年刘最大的动作就是杀了个回马枪———再养淡水鱼,其目标是做淡水养殖的全球老大。
  而2002年,太阳最为媒体乐道的是准备投20个亿建设中国第一条具有SiGe工艺的集成电路芯片生产线,生产6英寸0.5微米模拟集成电路芯片,产品可支撑未来3G、蓝牙技术的应用。不过,记者和刘汉元的交流中感觉对这个项目,刘的底气不是很足,中间可能有变数。
  2002年,刘也不是没有窝心的事:重组ST生态,“狐狸没打着,反惹一身骚”;股市低迷拖累了旗下太阳股份的上市计划。
  刘汉元说企业经营,说的最多的字眼是“稳健、规范”。
  “一个企业,大家为什么要追求它的健壮和稳定,就在于我没有任何一个时候等米下锅,也没有任何一个时候像个哈巴狗一样用其他手段求银行的贷款或政府的优惠,基本上一帆风顺,一个企业谁想卡你一下脖子,想治你就治你,那这个企业太不健康了。”
  “怎样维系一个企业有健康的肌体,是企业家、管理者必须要回答的问题,无论经济形势好一点坏一点,无论这个官员对你友好还是不友好,还是政策左一点右一点,你都能保证你的企业游刃有余、得心应手。”
  “大起大落、大投机大滑坡、玩心跳、玩蹦极那算什么企业家?”刘说了一句粗口,“我个人的定义,能够有效利用企业能够控制的内部社会资源,把握一个合理的发展速度和节奏、让企业员工和股东对未来可以预期,稳健地实现目标,这样的企业领导者才能称的上是企业家。”
  靠饲料起家的刘汉元,也开始涉足多元化经营。目前太阳集团的跨行业资本扩张已经涉及到淡水养殖、电子元器件、房地产、IT等多个领域,开始形成多元化发展格局。“大家这是有限多元化,从根本上我不赞成多元化。”刘认为,独有的成本优势和附加价值,保持和控制某个领域的市场份额,拥有一大批忠诚的客户才是一个企业的生存空间。“大而无当有什么用?一百个穷孩子叫你爸爸,都要回来分老子的财产,你是最痛苦的。”
  说到财富,刘说:“对个人,财富在于可以通过交换满足自己的需要,这种拥有是愉快的,假如说钱对企业家还有意义的话,那指的是这部分。之外,企业家其实对财富的保有和增值承担一种难以言喻的责任,我之所以说难以言喻,并不是高尚到你一定要为它保值增值,而是只要是在你名下,你就有不安,拥有的越多,压力越多,企业规模越大,它的社会属性越多,个体属性就越少。”
  刘汉元自认是“一个正常人,一个理想主义者,苛求细节的完美”。完整的人生是事业生活能兼顾协调。“我有90%的饭是在家里吃的。在我的圈子里,可能是最多的。”刘很得意地说。(本报记者 沈涵 博鳌报道)

上一篇:“鱼霸王”刘汉元
下一篇:太阳无公害鱼要游向全国餐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