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81068网址> 资讯中心 > 太阳资讯 > 正文

太阳资讯

刘汉元委员:推动我国高端钢材研发生产

太阳集团:2016年03月12日   来源:太阳  

?

  本次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太阳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先生认真履行人民政协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职能,积极建言献策,参与国是,反映社情民意,并主要针对当前我国宏观经济、能源革命、光伏产业发展、农业大数据、市场机制等方面进行了认真思考和仔细调研,尤其就 “推动我国高端刚才研发生产”等热点问题提出自己的建议。

  刘汉元委员指出,我国是全球钢材生产大国,目前钢铁生产能力达11.3亿吨,去年实际产量为8.04亿吨。在中央严控产能的背景下,我国钢铁产能及年产量依然远超其它国家。但是,我国还不是钢铁生产强国。李总理总理指出,我国在钢铁产量严重过剩的情况下,仍然进口了一些特殊品类的高质量钢材,甚至连圆珠笔用的笔珠都需要进口。不仅如此,高端手表用的齿轮用钢、高品质切菜刀用钢、模具用钢等,仍是我国钢铁业的软肋。未来高端制造装备仍需要大量高端钢材,如超临界火电用钢、核电用钢、高速铁路用钢、高强度轿车用钢、高档电力用钢和工模具钢、特殊大锻材等关键钢材品种。在高端钢材研发和生产上的短板也成为我国制造强国建设的制约因素。2月4日,《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提出,全面提升主要钢铁产品的质量稳定性和性能一致性,并重点推进高速铁路、核电、汽车、船舶与海洋工程等领域重大技术装备所需高端钢材品种的研发和推广应用。因此,加强产学研结合,促进科研成果向生产领域转化,充分调动钢铁企业研究、生产高端品牌的积极性,对推动我国钢铁工业转型发展,推动我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具有重要意义。

   刘汉元委员认为,当前我国高端钢铁研发、生产面临的主要困难有以下几点:

  1、钢铁行业利润下滑,企业研发能力有限

  去年全国粗钢产量8.04亿吨,同比下降2.3%,近30年来首次出现下降。国内粗钢表观消费7亿吨,同比下降5.4%,连续两年出现下降,降幅扩大1.4个百分点。尽管我国钢材产量已达峰值并出现下降趋势,但我国粗钢产量占全球比重为49.54%,仍是世界第一。在供需严重失衡的背景下,我国钢材价格已连续4年下降,2015年跌幅进一步加大。钢材综合价格指数由年初的81.91点下跌到56.37点,下降达25.54点,降幅31.1%。这导致我国钢铁企业经济效益大幅下降,2015年钢铁行业出现全行业亏损。重点统计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28890亿元,同比下降19.05%;实现利税为负13亿元、利润负645亿元,由盈转亏。亏损面达50.5%,同比上升33.67个百分点。当前,中央多次发文要求加快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并在钢铁行业推动智能制造、研发高端品种、提升品质品牌。但是,在行业利润整体下滑的局面下,企业在高端品牌研发和生产上的动力和能力均有限。

  2、高精尖品牌需求有限,企业研发和生产的动力不足

  与建筑用钢、高端装备用钢相比,圆珠笔、手表、菜刀等用钢量很小。例如,全球手表内部齿轮用钢每年才300吨到400吨,而用于生产圆珠笔笔珠的易切削不锈钢,一个钢厂一炉钢产量就够整个行业用一年。即使企业有研发和生产的能力,高端品牌利润率也高,但是考虑到整个市场需求有限,企业能够获取的利润总量依然不高。再考虑到,目前高精尖的钢材品牌市场依然由欧美国家占据,即使研发出高端产品,也只能同欧美等国分享小众市场。长期以来,我国钢铁企业形成了要素驱动发展的惯性,擅长于规模效应、成本优势获得市场份额,而严重缺乏研发高端品牌的动力。

  3、产学研明显脱节,科技成果转化慢

  我国对科研院所的投入很高,每年也有大量科研成果、专利技术产生,但是科技成果转化为市场产品的速度慢,转化成效低。我国每年受理专利申请90多万件,获得专利授权16万多件,连续四年居全球之首。可是,专利转化率却平均不到20%,产业化率更是低到不足5%。这表明,并非我国的科研实力弱,而是因为科研成果和市场脱节,和企业需求脱节。即使投入巨资获得的科技成果,企业没有动力和意愿将其投入规模化生产,这样只会造成科研的浪费。以圆珠笔笔珠为例,2011年,科技部推出了“制笔业关键技术研发”项目,政府和企业投入近10亿资金,最终在2015年该项目顺利通过科技部验收。科技成果有了,但因圆珠笔用钢量少,市场总值较小,钢铁企业不愿投入量产,科研成果的价值无从发挥。

   对此,刘汉元委员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政府设立高端钢铁研发专项资金,攻克关键共性技术,为企业研发兜底

  在钢铁行业利润下滑,向高端品牌转型面临困难之际,政府可以设立专项研发资金,通过招投标形式,选择有意愿、有想法的钢铁企业攻克关键共性技术难题。在行业产能过剩,钢铁企业资金困难,企业研发意愿下降的情况下,政府更应鼓励、推动、帮助企业科技创新。目前,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中央多份文件对员工安置资金着墨较多,而对设备改造、科技研发资金涉及较少。钢铁去产能不能“一去了之”,而应借去产能之机,完成我国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因此,通过专项研发资金的形式,对缓解企业科技研发压力,增强企业研发意愿具有重要意义。

  2、推动部分钢企“瘦身”转型,形成多层次钢铁产业结构

  我国大型钢铁企业众多,宝钢、武钢等企业更以其超大规模跻升世界五百强之列。大型钢铁厂有资金实力和研发优势,但是用大型设备生产少量高精尖品牌却没有成本优势,大型钢厂也没有意愿进军小众市场。因此,形成大型、中型、小型钢厂的梯级层次,形成生产普通低端产品钢厂和生产高品质钢厂层次,这种多层次、多元化的产业结构有助于钢铁产业分工合作,避免恶性竞争。例如,在我国高端钢材不足的情况下,从事五金刀具生产的广东阳江十八子集团自己开办了钢铁厂,并且专注于高品质菜刀用钢的生产。虽然十八子集团的钢厂规模较小,但因专注于小众市场,在技术质量方面过硬,不仅解决了自身用钢需求,还能供应其它企业。因此,政府可鼓励部分有实力、有条件企业专注于高端品牌生产,在规模上完成“瘦身”,但在质量效益上实现飞跃。

  3、形成市场化的产学研结合路径,打通科技与经济结合的通道

  产学研紧密结合是提升科技成果转化的必需途径。针对目前科研和市场需求脱节,科研成果不被企业采纳的问题,政府需要在制度上打破科研院所和企业之间的藩篱,真正做到开门搞科研。一方面,要鼓励科研院所和企业形成合作机制和联动效应,推动企业自主研究和科研院所研发相结合,定期交流,让市场需求能及时反馈到科研人员的研究计划中。另一方面要为科技成果转化提供便利。特别是要明确成果权属,简化转化审批流程,形成高效的科技成果流转市场。

 

上一篇:太阳集团禚玉娇总裁:立足新起点 全力推进“渔光一体”
下一篇:刘汉元主席出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两会”校友座谈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